当前位置:主页>资讯>深度观察>
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全部
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宋画,从撑满到留白。放弃了什么?得到了什么?
                  2016-01-25
                  编辑 : 雅会
                  作者 : 未知
                  浏?#26469;?#25968; : 
                  南宋 马远《白蔷薇图》 两宋时期,对文人来说应该是最好的时代。宋朝历代帝王均热衷于文艺事业,他们开创的院画style,?#20004;?#20173;在影响着中国画的审美。尤其那位输了帝国?#20174;?#20102;美的...

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南宋 马远《白蔷薇图》
                  两宋时期,对文人来说应该是“最好的时代”。宋朝历代帝王均热衷于文艺事业,他们开创的“院画style”,?#20004;?#20173;在影响着中国画的审美。尤其那位“输了帝国?#20174;?#20102;美”的宋徽宗,将自己独特的美学深深烙印在了宋朝的时代脉络中,稳坐“艺术皇帝”的宝座,虽历千年而不动摇。
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 宋徽宗《梅花绣眼图》

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话说回来,从北宋画院到南宋画院,其风格演变历经多方面的因素。南宋画院的留白是中国绘画史上非常惊人的成就。画得很少的前提,是必须画得非常精准。以精准的几条线去启发你无穷?#21335;?#20687;力、去感染你?#34183;?#26080;际的情愫,这样的绘画,当得起“品质”二字。
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开创一种风格必有极强的自信,南宋画院的画家们用纤细的画笔,画出了坚守,画出了时代精神,也画出了对美的不妥协。
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◆ 从汴梁到临安,路有多长?
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800多年前,在浙江杭州望江门一带,有座令后人遐思无限的画院——南宋画院。
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南宋画院存在100多年,有姓名可考的画家有120多人,佳作如云。这些作品,历经天灾人祸,大凡留存下来的,都被各大博物馆争相收藏。其实,北京、台北故宫博物院收藏的只是一部分,还有很多散落到了世界各地。
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南宋画院 吴炳《出水芙蓉》
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如果你有幸见到它们,请端详。也许你会奇怪,有的画上,竟盖上了?#35805;?#22810;枚大小钤印,那是一代代后人在说:我看过了,我看过了,我看过了……看过,受过启发,得到充实。它们的流传,是人类珍贵记忆的?#26377;?#36825;些画,成了储存历史记忆的场所。
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1126年,金兵攻下北宋首都汴梁(今开封)。?#25991;?#19977;月,将汴梁城搜掠一空后,押着徽、钦二帝和宗?#25671;?#21518;妃、技艺工匠等数千人,携文籍舆图、宝器法物等北返。这支凄凄哀哀的队伍中,有一名60多岁的画家,叫李唐
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南宋 李唐《万壑松风图》
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局部
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队伍行出不远,就有小道消息隐秘传播:宋徽宗第九子康王赵构已经南渡,意欲在南方建立朝廷。李唐听说后,冒死逃出金营,向着南方?#21271;肌?/div>
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这天行到太行山,只见深山茫茫。李唐只顾赶路,不觉天色已晚,正想寻个落脚处,不料,呵斥声从天而降,山坡上杀下一伙强盗来。
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强盗们将他团团围住,李唐惊恐万状,只是死死抱住行囊,不敢多嘴。强盗见此情景,料想行囊中必有财宝,?#35805;讯?#26469;,翻检数遍,却落得一脸茫然——行囊里只见颜 料画笔,别无他物。强盗之一名萧照,本是喜画之人,被乱世裹挟进山寨,此刻心中生疑,便问其姓甚名谁,方知眼前老头即是他平素极为倾慕的画者李唐。这一 来,萧照管不得同伙的惊异,对着李唐纳头便拜。
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南宋 李唐《虎溪三笑图》台北故宫藏
                  局部
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李 唐名气有这么大吗?当然,他三十多岁就小有名气了。大出名弄得天下皆知则是48岁。那年他赴开封参加皇家举办的画院?#38469;浴?#21407;来画院?#38469;?#32771;的都是写实功夫, 抱来一只孔雀或一只鹅,谁画得最像谁就是第一名。但宋徽宗要将绘画从“?#35760;?rdquo;带到“意境”。他亲自出的考题竟然是“诗句”,什么“野水无人渡,孤舟尽日 横”、“看花归去马蹄香”。
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李唐去考的这一年,试题是“竹锁桥边卖酒家”。参加?#38469;?#30340;人大多在“酒家”下工夫,只有李唐画小溪桥畔的竹林深处,斜挑出一幅酒帘,深得“锁”意。宋徽宗爱其构思,?#36164;?#22280;点为第一名,李唐遂成为北宋画院的专职画?#25671;?/div>
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南宋 李唐《炙艾图》
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局部一
                  局部二
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局部三
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却说李唐感激萧照的?#28982;ぃ?#20415;真心收他为徒,萧照告别太行山,一路随着师傅南来。长路迢迢,师徒俩赶到临安(今杭州),只见青山隐隐、烟云漠漠,好不凄楚。歇 下脚来,无以为生,师徒俩靠买画为生。李唐的画,承载着北宋画院的所有精华,对崇山峻岭的描绘出神入化,但南方人并不习惯那种“神惊目眩”的威?#24618;?#24863;,画 作?#21335;?#36335;并不好。而面对水清石润的南方景色,李唐的笔与他的心境一样无所适从。他很苦闷,写诗道:雪里烟村雨里滩,看之容易作之难。早知不入时人眼,多买 胭脂画牡丹。
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李唐《采薇图》局部
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终 于,20年后,在离皇宫不远的望江门,又建起了南宋画院。北宋灭亡时,赵构已是21岁的青年,当然对北宋画院的辉煌有记忆。所以一旦安定下来,就着?#21482;?#22797; 画院。一天,?#24509;?#27700;墨苍劲的画引起了太尉邵宏渊的注意,他仔细辨认,惊呼:“这是李待诏的画,李唐在临安。”即向宋高宗赵构禀告。
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北宋汴梁城里,李唐初见赵构时,赵构还是个孩?#21360;?#32780;此时,临安城里的见面,一个已是两鬓斑白的老者,一个已是四十岁的皇帝。从北宋画院到南宋画院,路到底有多长?两人都?#30343;?#21775;嘘……此后,君臣俩关系一直非常密?#23567;?/div>
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80多岁的李唐,画风竟然一变再变。他的画笔下,墨,湿润了;水,逶迤了;山妩媚起来,树疏朗起来,画幅愈?#20174;?#31364;长,用笔愈?#20174;?#31616;练,老头子竟然婉约起来。
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而此时,他?#38477;?#33831;照也已成为一代名?#25671;?#33831;照以做强盗的勇气,在?#28193;?#33136;楼观记》中,将北宋堂堂正正占据画面中心的大山,推到了画面的一侧,为后来马远的“马一 角”、?#22696;?#30340;“夏半边”留出了发挥的位置。这天,孤山凉堂初建成,宋高宗要?#20174;?#29609;,但凉堂的四面墙壁还是一片素白。怎么办?请萧照。这时候?#21335;?#29031;,画楼阁 寺院的壁画已经名满杭城。
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南宋 萧照?#28193;?#33136;楼观图轴》 
                  绢本 水墨画 纵179.3厘米 横112.7厘米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
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可是一夜画高两丈的四幅壁画?玩笑开大了吧?萧照说,给我四斗酒吧。当夜,萧照来到凉?#33579;?#27599;敲一更,饮酒一斗,酒入豪肠,化成笔下汪洋浩瀚。如此尽一斗则一堵已成。次日凌晨,四壁画满,萧照也?#25276;?#37257;。高宗来了,浏览壁画再三赞赏,宣赐金帛。
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南宋?#35805;?#22235;十余年中,所有的山水画,竟全是李唐?#19978;怠?#20854;实,何止南宋,此后,山水画几乎成了国画的代名词。
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◆ 画家和市民,在哪里?#24875;希?/div>
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南宋到了第二?#20301;?#24093;宋孝宗手上,社会已经非常?#36745;!?#35199;湖四周,名园迭出。
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一 个五月的早晨,初阳艳丽,只见一座园林的一角,满树金黄色的?#20940;?#20687;在招呼人似的。有一青年男子被那黄澄澄的颜色吸引,走了进去。近一点,再近一点,迎面对 着阳光,看果皮上的毛,看果蒂处那青痕,看果子在不同光影下的?#35813;?#24230;……突然,他被一声婉转的鸟叫惊醒。当他抬头看到这只小鸟时,不由得倒抽一口冷气。一 只绣眼鸟!今天运气太好了,竟然看到一只绣眼鸟!
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作为南宋画院的画家,谁都会对绣眼鸟极度敏感的。因为宋徽宗曾经画过一幅《梅花绣眼图》。那幅画中,一只绣眼鸟俏立梅树枝头,鸣叫顾盼,神情十分动人。而现 在这只绣眼鸟,眼周有一圈白环,几乎与宋徽宗画的那只一模一样。青年男子隔着?#20940;?#26641;与绣眼鸟对视,他发?#20013;?#30524;鸟的眼珠真的是漆黑的,难怪宋徽宗要用漆去点 它们。只见绣眼鸟时而啄食?#20940;耍?#26102;而定睛端详,那样子十分生动有趣。突然,绣眼鸟飞走了,青年男子怅然若失,在五月的阳光下伫立良?#33579;?#25165;缓步离开园林。
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南宋 林椿《?#20940;?#32483;眼图》
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几天后,皇宫里争相传看一幅画,就是林椿的《?#20940;松?#40479;图》。只见绣眼鸟的羽毛先以色、墨?#31283;荊?#20877;用工?#24863;?#31508;拉出根根绒毛,鸟儿背羽显得坚密光滑,腹毛则蓬松柔软,雅致细腻到让人顿生爱怜。宋徽宗那只绣眼鸟,终于在南宋达到了最完美的形态。
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稳健扎实的写实功底,是南宋画家的集体特色。正因为下足了写实工夫,林椿的花鸟果品,件件栩栩如生。他的画小品居多,很多是团扇画。大不盈尺却美轮美奂,?#35805;?#25159;子上皆是意趣。他每出一幅,宫中贵人都争相传看。他被宋孝宗封为待诏,并且授金带,备极荣宠。
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让人意想不到的是,林椿的画不仅在宫廷受宠,更是在市井里流行,只要他的新画作一面世,马上就有复制品,?#22850;?#19981;菲,但远近争购,众安桥?#25925;?#19978;,每当林椿的复制画上市,都会引起?#24509;?#39578;动,人头攒动,吆喝声此起彼伏,市人趋之若鹜。
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南宋 林椿《果熟来禽图》局部
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据《梦粱录》、《武林旧事》等记载,南宋画院画家的作品,散落在了这个城市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。显应观等公众场所,有萧照、苏汉臣的壁画;?#26487;輛坡ィ?#37117;以悬挂字画来提升档次,吸引顾客。市民遇有喜庆宴会,所需要的屏风、画帐、书画陈设等都可以租赁。
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以扇子为例,专营店就有陈家画团扇铺、周?#33402;?#25586;扇铺等,种类有细画绢扇、细色纸扇、漏尘扇柄、异色影花扇……夏天一到,满杭州城摇曳的扇子上,便都是画家们的山水、花果、珍禽、?#23435;?#31561;各?#20013;?#21697;。
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画 阁、画廊、画堂、画?#22330;?#30011;檐、画屏、画帘、画楼、画馆、画栏……原来,南宋画家的画,不是挂在博物馆里的。而是?#28193;?#22312;各种生活器具上,融化在市民的日常生 活里,许多画家都有市井绰号,如刘松年被称为“?#24471;?#21016;”,王辉别称“左手王”,马远是“马一角”,?#22696;?#26159;“夏半边”,居住在石桥附近的王宗元则被呼为“石 桥王”。
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南宋 刘松年?#31471;?#26223;山水图?#20998;?#31179;景
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“西 湖十景”也正是这种?#24875;?#30340;结果。最早出现“十景”记载的《方舆胜览》说?#20309;?#28246;景点名的创始源自“好事者”。但收集、提炼、?#33433;?#25104;“十景”的是马远、马麟陈清波等南宋画院的画?#25671;?ldquo;十景”诗情画意的名字以及画家们令人遐想的“十景”图,直接促成?#23435;?#28246;文化的传播,使西湖成为海内外无数人内?#20320;?#25004;之地。
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800多年前,南宋画院的画家们在这个城市撒播了一批高质量的美的种子,而市民们则是肥沃的土壤,吸收它们,养育它们,流传它们……
                  关键词 : 
                  宋画
                  分享到 : 
                  发表评论
                 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?#26376;邸?/small>
                  评价:
                  Copyright © 2012-2014 YueYaa.com 月雅书画中国 版权所有
                  高尔夫博彩公司